法律在线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上海文峰公司曾非法行醫致人死亡、偷漏稅800萬
发布日期:2022-08-05 12:51   来源:未知   阅读:

  文峰美發美容的創始人陳浩怎麼也沒想到一則日常吹捧他的文章,不僅將其推上了熱搜,更是讓網友對該公司開啟了“群嘲”模式,甚至有可能危及其公司。北青-北京頭條記者上周發佈了《上海文峰公司秘書發文讚總裁“有天眼”,公司已被消保委約談兩次》一文後,引發較大關注。記者12月9日了解到,該公司網站被“停止運作”和微信公眾號無法找到。其所在地市場監管局已經對其立案調查。

  日前,“今日文峰”微信公眾號上發佈《秘書眼中的上海文峰美容美發集團總裁陳浩》,讚嘆浩哥“掌握萬物之規律”“有天眼”,再次引發熱議。北青-北京頭條記者對此事進行報道後,收到了更多的消費者對該店的投訴。而文峰美發美容實體店到底什麼樣?

  北青-北京頭條記者以消費者的身份,來到位於北京朝陽區一家文峰門店。該店門頭上有創始人陳浩的照片,大門上貼著“想要自己幸福,先讓別人幸福”的紅字口號。店內裝飾較為“復古”,暗紅色木製框的剪髮臺、中式傢具的休息區和挂滿各式髮型照片的洗髮區。而在店內各處均可以看到該品牌創始人陳浩照片配文的海報——“浩哥説9種髮型”“浩哥説面部”“浩哥説身體”等。

  一些剪髮位之間還有小型視頻播放器,記者本以為是播放節目給顧客解悶的,結果裏面清一色的是各種陳浩的演講視頻。在一段內容中,陳浩還對一名“背叛”他、獨立開店的前員工進行詛咒。

  根據店員的口頭報價,該店剪髮最低70元,最高則是數百元不等,不過美容則可以以較低的折扣價進行體驗。辦卡則是最低3888元起步,而工作人員一直在推銷辦卡。而店內員工對記者使用手機非常“敏感”,一直聲稱店內不讓拍照。

  據北青-北京頭條記者不完全統計,文峰美發美容在北京約有30家門店,但是這些門店在大眾點評網上最高只有3.3分(滿分5分)的評價,大部分門店評分為3.0分,最低的2.8分,遠低於美容美發行業的平均評分。其附近同類型的門店最低評分也在3.8分左右。

  在眾多評價中,用戶認為服務和技術是文峰美發美容的兩大“槽點”:“不停的推銷辦卡”“辦完卡以後,用卡消費還會被甩臉子”“辦完卡後,低價檔的剪髮就沒有了,起步138元檔”“説洗剪吹10元,結果是每項都要10元”“疫情期間,還不讓用卡,非要交現金”“店裏明明沒客人,但還是讓我等了50多分鐘”“剪髮技術不好,頭髮給剪禿了一塊”“洗頭弄得到處濺水,剪髮時還被戳了眼睛”……

  就是這樣一個技術和服務水準,文峰已經飽受消費者爭議。在同行看來,這家公司也頗不入流。“文峰不倒,美業難搞。”多名美容美發從業者對文峰嗤之以鼻,認為“文峰就是給行業抹黑,讓大家以為美發行業跟搞傳銷的一樣”。

  這樣的説法並非空穴來風。根據其官網等介紹,陳浩一直在文峰推廣其風水命理式行銷暗。改個髮型就能“逆天改命”。陳浩要求店員根據顧客八字和天時,來推薦與其命格和運勢相符的髮型和發色。此外,陳浩號稱自創的六合還陽術,能夠打通人體各個經脈,從而達到治病的效果,甚至可以讓瀕死、已死之人重新活一次。而在2020年3月,文峰集團還因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以“抵禦病毒”為賣點,對旗下的一款化粧品進行虛假宣傳被監管部門罰款50萬元。

  最終,來文峰消費,“洗頭變洗腦”。在這般精心打磨的套路和話術下,不少老人身受其害。

  根據公開報道,2020年4月,青島一家文峰美發美容店向一位顧客推銷了5個有治病功效的理療項目,每當前一個項目沒做幾次就會向他推銷新項目,半年時間,他預支錢款累計超過23萬元。

  2021年3月,上海一位七旬老大爺被家人發現,3年時間在文峰消費金額高達235萬元,其中最高的單筆消費達到42萬元。

  今年6月,上海市消保委就經營過程中存在的誘導大額消費且拒不退款、售後服務拖延推諉、以“加盟店”為由怠于承擔企業責任等問題,對文峰公司進行約談。

  然而此後的5個月,文峰公司的投訴量仍居高不下。11月,上海市消保委點名文峰公司,認為其商業模式或暗藏重大風險。

  而來自上海市消保委的數據,截至12月7日,上海市消保委系統今年收到對文峰美容美發的投訴476件,同比增長45%。

  該公司所在地的上海市普陀區市場監管局表示,今年7月,該局對上海文峰美容美發有限公司未履行單用途預付消費卡資訊對接義務的違法行為,作出頂格5萬元的罰款。到11月上海市消保委發佈文峰消費警示後,普陀區市場監管局立即對轄區內文峰公司及門店開展檢查,發現上海文峰美容美發有限公司存在涉及單用途預付消費卡、價格和廣告宣傳等違法行為,並對文峰公司立案調查,目前案件正在調查處理中。

  事實上,文峰公司的糾紛並不只是預付卡、虛假宣傳、誘導消費這類行政案件。早在2003年,文峰就因鉅額偷稅被處罰。

  據《檢察風雲》雜誌當時刊發的文章《流光溢彩的“稅耗子”——上海警方破獲文峰美容美發公司鉅額偷稅案》一文提到,彼時上海已擁有20余家大型美發美容院、一家制藥公司、一所6300平方米的中國美容美發學校的文峰公司,月營業額號稱以“數百萬”計算,成為上海灘成功之路上的又一個創業神話。然而上海警方偵查發現,上海文峰美發美容有限公司及其關聯企業上海文峰生物制藥有限公司偷稅近800萬元。

  文中提到,根據警方調查,上海文峰屬下的美容美發學校2002年1月至8月間,在未辦理稅務登記的情況下,取得358萬餘元招生收入,同年9月,被稅務機關查獲,補稅15萬元。隨後,該校雖辦理了稅務登記,在繳納稅款上,設置了兩套稅簿,一套記載真實開支,一套隱匿收入。麾下的美發美容公司是文峰的主業,偷逃國家稅款297.8萬元。文峰麾下還有制藥公司。文峰美發美容和文峰制藥是關聯企業,兩家之間的銷售行為應當屬於應納稅行為。但2002年8月至2003年3月,他們通過隱匿出庫單、編制兩套庫存商品明細賬的手法,偷逃稅額227.2萬元。有消息稱,當時為公司副總經理、財務負責人的許嬌春其實是文峰的老闆娘,其因偷稅漏稅被刑拘時只有24歲。

  此外,公開報道稱,2009年,上海市一名壯年男子在文峰美容洗澡按摩時死亡。2009年,湖南長沙文峰美發美容店,曾讓顧客誤喝了84消毒液。

  2017年12月,浙江嘉興市上海文峰美發美容店,42歲男子給妻子留下一句“舌頭麻,腿伸不直了,快打120”後,就陷入昏迷狀態。該男子被送入醫院重症監護室後,診斷為腦乾大出血。

  而另據浙江省嘉興市南湖區人民法院2020年的刑事判決書顯示,嘉興市上海文峰美發美容全國連鎖第0417號農翔路店的工作人員朱某被控非法行醫罪。在2017年,朱某在未取得《醫師資格證書》和《醫師執業證書》的情況下,對被害人李某進行扎針、拔罐等診療服務,李某因自發性腦出血被送醫救治,後於2018年3月29日經搶救無效死亡。

  經鑒定,被告人朱某的非法行醫行為與李某死亡後果之間存在因果關係,應承擔次要責任。法院判決被告人朱某犯非法行醫罪,判處拘役五個月,緩刑九個月,並處罰金3000元。

  而就是這樣一家公司,在公司內部的員工看起來,則無比正常,因為創始人陳浩在其眼中就是“絕對真理”。

  被推上熱搜、秘書吹捧陳浩“有天眼”、“掌握萬物規律”的文章僅是該公司企業文化的冰山一角。在上海文峰集團公開發佈的文章中,無一例外地都會加入對陳浩的讚美和鼓吹辭藻。其官網上3首企業歌曲《十頌浩哥》《文峰校歌》《歌唱我們的文峰》,從歌詞就足以窺見文峰奇葩的企業文化。

  文中稱,陳浩命中註定一輩子不但不幹重體力活,而且受人供養。還説陳浩小時候的家,前有灶後有靠,左青龍,右白虎。陳浩家的祖墳就是處於當地龍頭,而且高高在上。文章從生肖、出生時辰,以及居家和墓葬風水等方面來稱讚陳浩是命中註定的“神人”

  此外,一些陳浩開會時員工掌聲不斷,其還伴隨著掌聲翩翩起舞,已及在示範按摩時突然開始向天空抓撓,類似作法動作等視頻也在網上瘋傳。而陳浩所到之處,現場員工們情緒激昂,夾道歡迎,拍手歡呼。更是有身穿超短裙的女員工們為陳浩獻花,並簇擁著其向前走的視頻。

  對此,央視網發表評論稱,這絕不只是沐猴而冠式的黑色幽默!受此熏陶,公司內部關係往往會變得愈發功利和自私。此類現象的蔓延,最終很容易演化為職場PUA。員工與老闆的關係雖有上下級之分,但在人格上始終是平等的。而上海文峰的員工對公司老闆的極盡吹捧,甚至將其“神化”,實質上扭曲了他們之間平等的人格關係,要防範以所謂企業文化之名對員工實施精神與人格的控制。

  北青-北京頭條記者了解到,目前,上海文峰官網已經“被管理員停止運營”,其官方公眾號也已經無法搜索到。

Power by DedeCms